低气压喵一只

Holmes先生?

重看第四季的时候开头有位女士让Holmes兄弟停止互怼,叫了句“Holmes先生?”两人齐齐回头,莫名戳我萌点啊。私心加个华福tag
————————————————————
John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当Holmes兄弟处于同一场所日常互怼时,叫一声 : “Holmes先生?” 两人会在同一时间回头。                                                                                                                           
高贵优雅的绅士Mycroft先生总是很快收起和自家弟弟互怼而不满的表情,摆出礼貌的微笑。而高功能反社会的Sherlock侦探则是撅嘴不爽脸。

嘿,挺可爱的。John默默地想。

“要吃茶点吗?”John问。

“麻烦了。”Mycroft礼貌微笑。

“我要咖啡,John。”Sherlock眨眨眼。

“Mycroft,我没问你。”John转身朝楼下喊:

“Hudson太太!一杯咖啡,再来点饼干。”

Hudson太太端着盘子气冲冲地上楼:“我只是你们的房东!”看到Mycroft仍在那里,便不客气地问一句:“Mycroft先生,你还在?”

Mycroft于是明白了自己在这里的地位,以及Sherlock是被这两人宠着的这个事实。

John对于这个发现玩得乐此不疲 ,孜孜不倦。

直到John眼前只剩Mycroft和一块墓碑。即使再喊一声“Holmes先生?”,也只有英国绅士跺跺雨伞,慢慢地转身,抱以复杂而哀切的眼神。

John还是低低地喊了声“Holmes先生?”Mycroft撑着他的伞,墓地里溅起的泥点落在他的皮鞋上。他应声回头。John没有打伞,雨飘落进他的头发里,肩头有水渍晕开。

二人没有说话,站了一会,一前一后离开了墓地。有水珠流进墓碑上的Sherlock·Holmes中,再顺着墓碑流下,融进泥土里。留下树后藏着的Sherlock小心地捂着嘴,不安地想着刚才差点就回答了这件事。

烟瘾

最近流行喂刀片么?(括弧笑)
我要糖啊啊!!!写完了发现我果然比较适合甜段子……正经是和我没关系的!
一、    
      秦明不喜欢香烟。
     也不全因为他的知识储备告诉他沉迷香烟将会带来多大的危害。当秦明还是个可萌可萌的团子时,因为和自家院子里玩伴打赌,偷了根烟,点了。为了表示自己的勇猛,还特意吸了一大口。辛辣瞬间扫遍他的口腔,又一鼓作气地在肺里捣鼓了一番。当然,最后东窗事发,少不了父亲一顿打。   
   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原理和雨天差不多。   
    当自己来到龙番法医科,拿起了手术刀,并和林涛来了个感人的重逢时,他发现对方染上烟瘾了。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在警校高强度的训练,又不允许喝酒,一帮血气方刚的预备警察们只得找个事物好安慰一下自己。烟成了不二选择。当秦明意识到时,林涛已有几年的烟龄。  
     我缺席了他几年的时光?    
     和对方竹马到大的秦明下意识地文艺了一把。       “林涛。”
     “嗯?”对方把吸进喉咙深处的烟雾缓缓吐出。
     秦明看着他昏在烟雾里的脸,执拗地背起大数据。
     “据统计显示,长期吸烟比不吸烟患相关癌症的可能性高出……”    
   “停!”林涛出声,将秦明变态数据控的本性遏制,“这话我听人说过好多遍了。”    
   看来列数据是人们常用的交涉方法。秦明想。     “但是老秦啊!酒又不能经常喝,游戏也没时间玩。”林涛瘪者嘴角,一脸无辜,“总得找个法子打发时间不是。我又没有女朋友能滋润生活。”       秦明动了动嘴,极低的一声“我也没有”被埋没在一同窝在天台抽烟的一干刑警的哀怨声中。      “我们也没有哇!”
二、   
    林涛决定戒烟了。理由是一天早上起床,看见自己抽剩下的烟屁股,数量惊人,被自己吓到了,于是从良。  
     “哥你逗我玩呢!以前遇到大案子,我们不都一起一包接一包地抽么。那时候怎么没见你重新做人了?”  
     “直觉告诉我,有猫腻。”     
     “哟~坦白吧林涛?”     
     刑警的直觉有时候很是害人,虽然开启得完全不是时候。    
   “好吧……我……有女朋友了。她说吸烟不好。”林涛很是羞涩,以至于耳朵都泛着点红。
     “我宁愿自己是只小龙虾。”吃瓜群众A。                                            “说好的一起烧情侣呢你这背叛组织的家伙!”吃瓜群众B
    “夭寿啦林涛秀恩爱啦!”吃瓜群众C。                                                ………… 内心空灵如秦明。
    还沉浸在有姑娘瞎眼看上自己了的林涛笑得花枝乱颤:“所以今后还得请大家帮忙监督监督啊,嘿嘿。”
      “行行行!兄弟一场嘛! 
       “以后请客就行,算作是我们的精神损失费。”
      “哎对了,结婚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抢花球沾点手气啊?”
      “人家才好上呢就想着洞房了?哎你一个大老爷们抢什么花球啊?”
      秦明靠在刑警部办公室的转角处。。脸部笑容明显,手下意识挠头,耳间泛红。连一点分析都不需要,直接可以得出林涛的话属实。
      嗯……失望?大概有。然后是,辛涩的?秦明一一分析着此刻内心泛起的滋味,第一次觉得自己语文积累完全不过关,居然连此刻情感都找不到对应的专用词。
       但至少有一件事是清楚的。或者说是庆幸的。至少没冲动地毁掉现在的关系线。果然,理智是个好东西。虽然这份逆着世道的情感,在多年前的某个雨天,或者某个晴天,就已经开始试着在秦明心底留下痕迹了。
     鸿雁在云鱼在水 ,此情难相寄。 
三、     
     林涛的戒烟大计开始执行了。    
     一时间,整个刑警队都是咬着棒棒糖一本正经工作的青年们。局长视察后冷漠地表示刑警大队今年的年终奖就是棒棒糖了。     
    在此期间,林涛也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了队长。      好歹也不差过秦明的科长。林涛直乐呵,成天有事没事就去法医科闲逛。大咧咧的林队长经常忘记带糖。于是在和秦大科长对峙的期间,经常是牙痒痒,恨不得找根棍棍磨牙。     
     完美如秦科长。林涛犯烟瘾的第二天就可以面不改色地从禁欲的三件套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来,还不重样。            
     林涛接过糖,麻利地撕开包装吃了。
     林大队长被一颗糖收买了。
     “老秦这糖不错啊,比我们队批发的棒棒糖好吃多了。”林涛笑着凑近秦明。本着为团队谋福利的优秀品质,他打算抢点回去。
     “正确的废话。”秦明扫了眼林涛,一脸大写的“出息呢”,但仍是口嫌体正直地拉开抽屉,拧出一大盒东西,抛给林涛。
     林涛得手,笑成了一只哈士奇:“爱你呦老秦~”
边说边溜达出门,迅速得秦明的“滚” 字只来得及吐出“g”    的音节。
      ……算了,总好过没完没了地抽烟。秦明攥紧了手,手背的血管凸起。很听女朋友话嘛林涛,让你戒烟就戒烟。
      他扒拉出口袋里另一块糖。因为体温,糖有些微软。剥开糖衣塞进嘴里,甜的,一点也比不上咖啡的韵味。
      可为什么当同样的糖在林涛口中慢慢融化时,看起来就这么好吃?
四、
     林涛被甩了。
     fff团有云:秀恩爱,分的快。喜闻乐见。
     秦明叹了口气。好吧,秦明承认,他心里略微轻松了点。
     整个刑警队弥漫着一股低迷的气息。如果有人自挂东南枝都正常不过。看吧,果然小刑警还是逃不开单身汪的诅咒。
      失恋了当然有理由醉酒。于是林涛拖着秦明光明正大地进了酒吧,畏畏缩缩地被秦明拽着出来。
     老板还在后面骂着:“mdzz,你在公共场合吸烟还tm有理了?”
     醉了的林涛絮絮叨叨:“我就要抽,怎,怎么了?哼!”
     林涛你人设崩了你知道么?秦明扯着林涛,一张脸黑得在夜晚若隐若现。
     直到回了家,林涛还在叨叨。
     秦明一个过肩摔把林涛摔在自家的沙发上,并表示人类的感情真可怕。
    战五渣的秦科长在沙发旁气喘吁吁地站着。智商狂降的林涛着实让他心烦。他狠狠地按着太阳穴,以至于语气都带点杀意:“在酒吧抽烟本就是你的过失,你还无理取闹,是想让别人到局里投诉你吃处分是吧?”
     林队长冷静下来了。但不见得智商回来了。比如此刻,他就撅着嘴,嘟哝着要吃糖安慰自己。
     “糖。”他盯着秦明,仿佛要盯出一个陨石坑来。
     “没有。”秦明皱眉。
     “那我就抽烟。”作势要掏烟。
     “如果你不介意夜宿门口,我也不介意你抽烟。”
     “……别。”委屈的尾音。
     算了……秦明一声长叹。脑子是个好东西,可见林涛没有,或者部分缺失。但对方大狗吃不到心爱的狗粮的惆怅死死地扣住自己的视线。于是秦明脑子一热,吻了上去。尽管事发后,秦明认为当时的脑子绝不是一热而是被浓硫酸浸泡了,还是98%的。
     林涛于醉酒中惊坐起。秦明从浓硫酸里捞起了自己的脑子。
     嘴里是酒精混着烟味,秦明惊惶了。
     “……老秦?”当事人捂着自己的嘴闷闷地出声。
     秦明下意识地想掏出手术刀,然后精准地擦过自己的动脉——好过看着林涛的眼神从错愕变成厌恶。
     事实是,他没带刀,并在林涛的眼神还未发生质变前,躲进房间,颤抖着,死死咬着自己的手呜咽。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然而一方搭肩,一方推开。
五、
      林涛开始明白在女友变为前女友的这段时间里,那姑娘说的话了。
     “我觉得,你心里有个人。”她很是肯定,略带忧伤,“不是我。”
     哎?
     林涛傻了。在这姑娘表白的时候,他本着“人家的心意不能辜负,反正我单着”的信条,答应了。约会,虐狗,小吵小闹,倒也是对情侣。
     直到姑娘三份怨念七分恨铁不成钢地旁击侧敲他他喜欢着某个人,以及和平分手。只是傻白甜如林涛,总觉得愧对了这姑娘,才拉着秦明对影成三人。
      现在他大概是明白了。这“某个人”是谁。虽然他貌似是在感情上有些迟钝,但总不会心上人都亲自吻上了还懵逼。天时地利人和。这都拖拍简直是伤了以姑娘为首的一干幕后。
      翻身下沙发,此刻的林涛觉得自己几乎是贴着地面在飞。飞至房门前,果然,门锁着。
     “秦明?”
     很久后才传来嘶哑的回复:“出,去。”
     哎呦我的老秦哎我这都已经在门外了,再出去我就要夜宿街头了!想到明日早报头条:龙番刑警队队长夜宿街头为哪般,林涛一阵恶寒。
     “听我说……秦明。”
     “要不要,在一起试试?我好像,正巧也喜欢你唉。”
      ……哎?!
   
    
    

当林队看见……时(二)

我们的目标是!甜到蛀牙!(我节操呢?)
——————风骚的分界线——————
一、当林队看见秦明又在和尸体们温柔地絮絮叨叨时
      秦明在里面和尸体交谈。林涛在外面和大宝干瞪眼。
      “对尸体倒是认真细致的很。啧啧。”李大宝咋舌。
      “哎,老秦就是这样。想当初好多新人被吓得不轻。”林涛一脸无奈。你说你哪天对我好点该多好。
      古人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于是林涛梦见自己死了。还好,解剖他的是秦明。他静静地躺着,看着秦明穿着装备打量自己,很细致地打量着,还没动刀。好不容易梦到一次,居然还是这种视角。
      ……我去我现在是裸的?!纯情小林队脸红了。
      “大概可以确定了。”秦明微微点头,像是在告诉林涛,“你的死因。”
      是什么?因公殉职?惨烈牺牲?接受了尸体这个设定的林涛满有兴致。
      “你的死因。”秦明俯身,凑到林涛耳边,极其轻柔地吐息,“肾虚,精尽人亡。”
       哦老秦的声音好好听。
      …… WTF?
      才抓到重点的林队长垂死梦中惊坐起。看了看还昏暗着的天,看了看自己。
      哎呀呀,果然我最近有点上火,洗个冷水澡去去火吧。

小剧场:
秦明:……这都是些什么台词。(啪地关上台词本)林涛,下次接剧组选个有正常人的。
林涛:是宝宝,好的宝宝~
秦明:我是秦明——
林涛:我我我背台词呢!乖,咱把刀放下!

当林队看到……时(一)

萌新产点粮以告慰自己差0.5就及格的英语……
林秦我能吃一年嗷嗷嗷!
————————风骚的分界线———————
一、当林队看到秦大科长的新三件套时
      “哎老秦,这套西装没见过哇,新的?”大宝脚一蹬,转椅刷地擦着林涛呼啸而过。
       秦大科长维持着惯常教科书般的高冷,微微点头,默不作声。
       嗯……林涛狠狠地瞅着秦大科长牌纯手工定制西装,如同审视着宝物一样,最后庄严而坚定地点了点头。嗯。
      果然我家宝宝穿三件套就是好看嘿嘿嘿,这窄肩细腰小翘臀~嘿嘿嘿,这手感嘛~
      哎?林队你英俊潇洒阳光帅气的优秀警员形象呢?!
      “像地痞流氓看上了哪家大姑娘一样”路过的小黑如此描述,一边打了个寒颤。

二、当林队看到法医组在刷日常师徒线时
       “闻闻这个。”
       “放了很久的苹果。新鲜的苹果。等等,怎么又是苹果?苹果给我们局赞助了?”
       “如果可以的话,牛奶来赞助要更好。”秦明意味深长地扫了眼李大宝。
       啊,宝哥又被老秦怼回来了……晃悠着双腿实力围观法医组刷日常线的林涛小小地撇了撇嘴。接着脑洞飞起。
       如果这是部青春爱情片的话,那不就是妥妥地“青梅竹马怼不过天降女主”的节奏吗?!虽然宝哥来了后老秦的状态好了很多。嗯,至少不只怼我了!
      林涛慢慢将视线放在秦明身上。这是个令人喜爱的晴天,即是是在办公室里也能感到的暖意。以及,暖暖的秦明。
      嘛~开心就好。
      他挂上小太阳招牌暖心笑容,大声招呼着法医组:“喂,宝哥!要不要来我们刑警队?昨天有条警犬退休了~”
      哎等等,谁tm是青梅啊!

三、当林队看到大宝出去浪后秦明默默啃苹果时
      “得,反正在这儿都得挨老秦怼,我出去喂小狗狗了!”大宝扯出袋狗粮,脱缰的哈士奇般撒欢儿去了。
      “这丫头怎么随身都带狗粮。”林涛黑人问号。
      “唔。”秦明发出一个单音节词,表示赞同。声音有点闷。
       怎么?林涛飞速地回头看秦明,脖子扭得多年的颈椎病都能治好。
       “咔嚓。”秦明又咬下一口苹果,独自咀嚼着。恍然之间感受到一股灼热的视线,抬眼。
    ……  林涛你能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么?上次见你这眼神好像是出任务吃三天压缩饼干后见着红烧肉。
      秦科长看了眼被啃了一小半的苹果,又看了看大型食肉动物,抓起手边的事物抛了过去。
     “要吃直说。”
     秦明又默默地啃苹果去了,留下林涛在半个月前苹果的微妙味道里哀怨,哀怨又彷徨。

小剧场~
        暖暖的秦明……林队笑了,笑得人畜无害,老少皆宜。软软的秦明,好闻的秦明,易推倒的秦明……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